個人中心 我的學堂 我的旅行 退出賬號

城市、瘟疫和人類 | 從黑死病到新冠病毒的歷史思辨

2020.03.28 | , ,
建筑學院 建筑學院

作者:一只建筑精
校對:建筑學院 柚子

00

前言

在漫長在進化道路上,人類早已站在了食物鏈的頂端。但是病菌卻始終陰魂不散,就像懸在人類脖子之上的一把鐮刀,總是在不經意間揮動,收割無數人性命。

1347年,熱那亞的貿易城市卡法,蒙古金帳汗國久征不下,又值蒙古軍中爆發瘟疫,蒙古人在撤走前將病死尸體拋入城中,寄希望于惡臭能熏死城中之人。但卡法人并沒被熏死,細菌迅速占領了這座城市,憑借著生化武器,蒙古人打開了卡法的大門。病菌卻并沒有就此止步,它們隨著倉皇逃竄的人群,順著貿易城市的港口,相繼登錄西西里的墨西拿港,地中海的熱那亞、君士坦丁堡、威尼斯。繼而沿著陸地傳往法國、西班牙、英國、德國、斯堪的納維亞、俄羅斯,整個歐洲,無一幸免。

圖片2_調整大小.jpg

黑死病的傳播路線

一旦被感染,患者的大腿、腋下、頸部開始腫脹、變大,迅速化膿、破潰,渾身變黑,然后在一天到一周內迅速死亡。

“佛羅倫薩突然一下子就成了人間地獄:行人在街上走著走著突然倒地而亡;待在家里的人孤獨地死去,在尸臭被人聞到前,無人知曉;每天、每小時大批尸體被運到城外;奶牛在城里的大街上亂逛,卻見不到人的蹤影……”

——薄伽丘

“所有的一切都是如此悲傷,到處都是恐懼。我親愛的兄弟,我寧愿自己從來沒有來到這個世界,或至少讓我在這一可怕的瘟疫來臨之前死去。我們的后世子孫會相信我們曾經經歷過的這一切嗎?沒有天庭的閃電,或是地獄的烈火,沒有戰爭或者任何可見的殺戮,但人們在迅速地死亡。有誰曾經見過或聽過這么可怕的事情嗎?在任何一部史書中,你曾經讀到過這樣的記載嗎?人們四散逃竄,拋下自己的家園,到處是被遺棄的城市,已經沒有國家的概念,而到處都蔓延著一種恐懼、孤獨和絕望。”

——彼得拉克

這些恐懼、孤獨與絕望,一直籠罩在歐洲的上空,持續了300年,經久不散。這一場災難歐洲死亡了2500萬人,占歐洲人口的1/3這場瘟疫發病迅猛,死狀恐怖,而且極為平等。無論貧富貴賤、年老青壯,都會染病、死亡,無人可免、無人例外。

圖片3_調整大小.jpg

黑死病的繪畫作品

圖片4_調整大小.jpg

法國馬提格斯發掘出的鼠疫時期亂葬坑

1348年的6月,歐洲大陸已經傳遍了一種恐怖的瘟疫,但英國孤懸海外,還處在一片歡樂之中。馬上就要到圣約翰節了,英國麥爾庫姆港和往常一樣繁忙,兩艘來自法國波爾多的商船滿載著波爾多的葡萄酒進入港口,這次隨船到來的除了葡萄酒,還有一位不速之客——黑死病


01

骯臟

城市

中世紀的英國,社會開始重新萌芽生長,鄉村人口基數在不斷擴大。進而由于交換和貿易的需求使得人們紛紛來到城市之中。從11世紀到14世紀,在整個英國就出現了300個左右的新城市。倫敦大約4.5-5萬人,12座1萬人左右的城市,除此之外近一半都是500-2000人的小集鎮。這些城市不像羅馬或古代中國城市,有著明確的規劃,基本上都是自然生長而出。沒有城市規劃、沒有建筑規范,整個人居環境特別糟糕。

“城市是曲折狹隘的街道、死胡同和庭院組成的迷宮; 廣場很小,遠離街道,幾乎沒有寬闊的街景或建筑物”

——《1600年前的英格蘭新歷史地理》

這里基本上沒有下水道,有也只是用來臨時排洪;道路彎曲逼仄,沒有鋪磚,混合著島國濕潤的氣候,路上盡是泥濘;房屋中沒有廁所,大家都使用馬桶,再到在別人家門前,甚至二樓的住戶會把尿從二樓直接拋下,貼心地喊一聲“注意尿!”, 1309年英國規定不允許將垃圾丟在自家或別人門外,否則罰款40便士,這一措施有效增加了政府的收入,除此之外,更多的人的選擇是直接拉在大街上;許多商販直接在街道旁支起毯子,擠占城市道路,肉販在大街上皰豬,然后將毛、內臟、零碎隨意扔到地上。地上垃圾越堆越厚,雖然出臺了許多政策,但并沒有什么用處。真的勇士敢于直面骯臟的街道與惡臭的城市,為了能在這種道路上行走,英國人甚至發明了高跟的木制套鞋,讓自己的腳遠離地面。然而這樣的城市依然算的上是一個巨大的化糞池,不可記數的病菌滋生在其中。

圖片5_調整大小.jpg

繪畫中的高跟木制套鞋

圖片6_調整大小.jpg

繪畫中的隨地大小便

平民的住宅

當時平民的住所極其簡陋。城鎮當中建筑主要是木材,屋頂用茅草或木瓦蓋住,窗戶也使用木材。因為沒有城市規劃與建筑規范,整個城市建筑密度特別高。在倫敦許多人擠在僅僅只有15英尺見方的小房子里面。

鄉村雖然人口稀疏一些,但情況也好不了多少,房屋大多數是小木屋或者茅屋,屋頂主梁是彎曲的橡木,墻是泥土、泥漿和草混合起來的,屋頂用的多是茅草、麥稈、蘆葦。并且在屋子旁還有堆放谷物的谷倉,人與家畜、家禽混住。這樣的建筑意味著黑死病的攜帶者,老鼠可以輕易打洞,然后在每家每戶挨個串門,將吸了血的跳蚤留在屋子內,再由跳蚤傳染給人類。人們就像是生存在蟲族的菌毯之上,每多待一秒就多一分危險,就算沒有遠道而來的黑死病,這里也不是一個好住處。

中世紀臥室還沒有從房間中分化出來房間中往往只有一個床,全家所有人的睡在一張床上。床還是一家人很重要的資產。中世紀也沒有太多隱私意識,新婚夫婦會在親朋好友的圍觀和祝福下行房。雖然天主教會一直認為這樣有傷風化,但當時封建的社會結構決定了沒有有力的政府去執行相應的措施。

圖片7_調整大小.jpg

平民通常只有一張床

圖片8_調整大小.jpg

人、畜混住

封建領主的城堡

封建領主的生活也好不了太多。領主都住在城堡之中,現在我們都認為城堡是高大的石頭城墻簇擁著層層疊疊的房屋,打開窗戶,窗外就是明媚的陽光與一望無際的景色。實際上我們現在看到的、被宣傳的許多城堡都是建于十五世紀以后,長得像城堡的別墅。

早期的城堡非常簡陋,例如土丘-外庭式城堡,人們將挖護城河的土堆成一個小山丘,在山丘上修建主樓,再用柵欄圍上。建筑的主要材料還是木材,只是會在木材的縫中填補一些黏土泥漿,屋頂也同樣是茅草、木板木瓦。因為簡單便宜,在整個中世紀這樣的城堡都長期存在。但這樣的城堡怕火易燃,中世紀后期出現了許多的石頭城堡。

石頭的城堡造價不菲,并且工藝比起木質難了許多,一般只有大領主在統治穩定時期才能修建一個石制的城堡就是中世紀領主們的小目標。那這樣的城堡住著舒適嗎?雖然相較于普通民眾的小茅屋舒適一點點,但也好不了多少。主樓在英語中叫做“donjon”,這明顯與“dungeon”地牢這個詞有關。城堡作為軍事用途,整個墻壁非常厚,窗戶開得很高,也很小,基本上室內暗無天日

圖片9_調整大小.jpg

土丘-外庭式城堡

圖片10_調整大小.jpg

約克城堡的模型

英國雖然城市混亂不堪,但經濟卻不斷地發展,國際貿易繁榮,僅倫敦港一年運輸了兩萬噸葡萄酒。貿易越做越大,需要的碼頭也越來越大。面對堆積如山的垃圾與空間緊缺的碼頭,英國人想出一個絕妙的主意:在河中打樁,然后將垃圾填充進去做成碼頭。有的碼頭甚至綿延數百米。眾多的碼頭吸引來更多的商人和貨物,而商人和貨物帶來了比惡臭糟糕百倍萬倍的另一個惡魔。


02

黑夜

爆發

這一切來得是如此迅速,先是在英國南部爆發,9月傳播到倫敦,10月在多爾賽特郡流傳開來,次年5月傳到英國北部,接著是蘇格蘭、愛爾蘭,整個英倫三島都被黑死病籠罩。

“有些孩子的尸體被人發現時,還在吸著因瘟疫而死去的母親的乳汁。有一位母親想請藥劑師來看看自己不太健康的孩子,而當藥劑師來到的時候,他看見孩子正在吃奶,而母親的乳房上竟然已有瘟疫的斑點。

他非常驚訝,說服母親將孩子遞給他,然后他抱著孩子,走向搖籃,將孩子放在搖籃里。然而解開衣服,他發現孩子身上也有著同樣的斑點。他趕緊回家,給孩子的父親取了一些預防藥,可是他再次趕到時,母親和孩子都已死去。”

——丹尼爾·笛福

大城市人口眾多、建筑密集,到處充斥著垃圾、糞便,老鼠和跳蚤在里面四處穿梭,人們早已習慣的地方卻成了黑死病的溫床。驚恐的人們四處逃亡,中世紀的社會結構是許多人住在鄉村,在城鎮經商。恐懼之下他們紛紛逃到鄉下避難,這一行為將黑死病從城鎮傳播到了鄉村

微信截圖_20200327104805_調整大小.jpg

受黑死病影響,中世紀繪畫中經常出現骷髏跳舞


治療

在一片恐慌當中,大家瘋狂地尋找解救的方法,妄想抓住任何一棵能救命的稻草。他們使用通便劑、催吐劑、放血療法、煙熏房間、燒灼淋巴腫塊甚至把干蛤蟆放在上面,或者用尿洗澡。

通便、催吐是想排出體內的毒素;放血療法源于古希臘,醫圣希波克拉底認為血、粘液、黑膽汁、黃膽汁分別對應空氣、水、土、火。血液過剩是疾病的原因。然而放血只能加大傷口感染,如果同時再使用灌水治療,只能死得更快;而煙熏房間的做法則是由病人發出的惡臭,聯想到黑死病和污濁的空氣有關。至于用什么來煙熏則是看錢包的厚度,雖然許多流行病和空氣傳播有關,但是鼠疫由老鼠、跳蚤傳播,這一措施并沒有什么作用。

圖片11_調整大小.jpg

放血療法

圖片12_調整大小.jpg

塔林圣尼古拉斯教堂的死亡之舞壁畫

為了避免直接接觸病人,16世紀的法國醫生Charles de Lorme,路易十三的御醫發明了防傳染醫生套裝。其中最顯眼的就是鳥嘴面具,鳥嘴內裝的是棉花、香料和草藥,用來隔絕空氣減少異味,眼睛部分裝兩個紅色鏡片,防止病人口水飛濺。整個服裝都是打過蠟的,手套和鞋子是皮具,用繩子捆扎,用木棍來查看病人,不會直接接觸病人。哪里有死人,哪里就有鳥嘴醫生,又因為這樣的造型的確驚悚,鳥嘴醫生在民間漸漸演化成了恐怖的形象。但是這樣的隔離措施的確起到了一定的作用,英國很快接收了這種醫生裝束。

圖片13_調整大小.jpg

伊麗莎白時期的醫生

圖片14_調整大小.jpg

帶鳥嘴面具的護士

癲狂

宗教則把瘟疫發生的原因歸結為是由于人類自身的罪孽引來了上帝的憤怒他們在歐洲各個城鎮游行,用鑲有鐵尖的鞭子彼此鞭打,不斷地哼唱著“我最有罪”,但這只能加速傷口的感染。

也有教士積極組織各種集體性宗教活動。約克教省的代理大主教這樣的教會高層人士,也在黑死病最猖狂的幾個月中到處巡視,探望病人,鼓勵健康人,為新的墓地祝圣。最終結果是,教士的死亡率在46. 5%左右,超過了英格蘭和威爾士30% —40%的死亡率。并且因為宗教,貓被視為女巫的寵物而被大量獵殺,這也間接擴大了黑死病的傳播。

瘋狂而絕望的人們四處尋找罪魁禍首,猶太人、異教徒、麻風病人被認為是他們和惡魔的交易帶來了疾病和死亡,在德國的梅因茲,1.2萬猶太人被活活燒死。在斯特拉斯堡則有1.6萬猶太人被殺。

圖片16_調整大小.jpg

火燒猶太人

隔離

唯一被證明有效的手段就是隔離海路上,威尼斯1347年就制定了“衛生監督員制度”。衛生監督員檢查船員是否患病,發現問題就拒絕該船靠岸。1374年,威尼斯以一個外島作為隔離區,稱之為登錄處。任何來自疫區的船舶須在此處逗留三十天,確認無疫病爆發時才能進港。1385年,倫敦港也開始實行隔離。

但是在陸路上的隔離效果并不好。如果發現黑死病人,政府用炭筆畫在他家門上畫上大大的字母“P”教堂和市政廳這類公共建筑也會作為病人集中隔離的地點,后來“P”越來越多,只能整片隔離,禁止出入。尸體處理也是大問題,死亡的人數太多,只能統一掩埋。搬運工很快很被感染,和尸體一起倒在坑中,整個城市陷入癱瘓。

圖片17_調整大小.jpg

《大瘟疫》繪畫的倫敦街頭

未眠

1352年,這場席卷歐洲的黑死病突然就消失了,有猜測是因為人口死亡過多,密度不足以造成傳播。但鼠疫這個幽靈并沒有就此消失,它潛伏在各個小聚落中,一旦人口開始復蘇,鼠疫又再一次降臨人間而后的300年內,歐洲不斷有鼠疫發生。整個歐洲似乎就要拉下帷幕,永遠生活鼠疫的陰霾之下。到1665年,歐洲再一次爆發鼠疫,倫敦人口銳減十分之一,死亡6萬人,歷史又一次重新上演,死神再次揮舞起他的鐮刀,一切都是熟悉的劇情。但這一次不一樣,一場意外的大火終結了不斷輪回的命運。


03

夜火

1666年9月2日星期日,倫敦布丁巷,面包店老板托馬斯急匆匆地下班,忘記了關閉烤面包爐。凌晨1點,整個面包店燃燒了起來,一整大風呼嘯而過,裹挾著火焰點燃旁邊的房屋。整個倫敦都是簡易的木板房,建筑密度也非常大,火焰沿著建筑輕易就蔓延到了整個街道。而后大火吞噬了整個城市,火焰在倫敦狂燒了四天四夜,燒毀了13200棟房屋、87間教堂,包括圣保羅大教堂、44家公司。80%地區變為廢墟,90%的倫敦住房被燒毀,大約有10~20萬人無家可歸。

圖片18_調整大小.jpg

倫敦大火

幸運的是,這場大火燒毀所有的破舊不堪的木屋的同時,也燒死了攜帶者鼠疫的老鼠。而且在火災中僅有4人死亡(一說6人)。這場火災一舉凈化了城市,之后的重建則讓鼠疫徹底失去了卷土重來的機會。

大火熄滅后,倫敦重建計劃如火如荼地展開。英國古典主義建筑師里斯托弗·雷恩、伊夫林、胡克(就是彈性定律的胡克)等人分別提交了自己的規劃方案。所有街道重新規劃,道路筆直,整個倫敦煥然新生。但是因為用地權屬的重新劃分,資金投入等問題,這些提案都被放棄。有趣的是,雷恩是專業的建筑師、伊夫林是作家、胡克是工程師,而雷恩的方案第一論就備受爭議,而另外兩人的方案卻受很多人歡迎。所以建筑就是要業余的才能成大師。

圖片20_調整大小.jpg

雷恩的方案

圖片21_調整大小.jpg

伊夫林的方案

圖片22_調整大小.jpg

胡克的方案

最終的討論結果是保留原有街道格局不變盡可能改善市政設施、提高房屋建造質量、規定建筑材料。并讓雷恩等人測量進行城市測繪。

而后頒布了重建法案,強制規定了建筑修建的規范。新制定的法規中進步的有:

1. 建筑材料城內建筑全部強制性采用優質建筑材料,用磚、石建造,建筑外部禁止使用木材,禁止建造外凸結構,民居主要是磚材,昂貴的石材則留給教堂、市政

2. 建筑層數:做出詳細規定,巷前建筑規定限制在兩層,著名街道和車道前建筑規定限制在三層,主要街道和大街前面的建筑限制在四層,大面積豪宅,沒有臨街而是在街道后面,帶有庭院和花園的限制在四層。墻的厚度隨高度變化,地基尺寸和房頂木材尺寸受嚴格控制。

圖片25_調整大小.jpg

重建后的建筑

圖片24_調整大小.jpg

對建筑層高的規定

3. 道路規劃:擴寬道路,主干道寬100英尺(30.48m),主要街道寬75英尺(22.86m),其他街道50英尺(15.24m)、42英尺(12.8m),最小街道30英尺(9.14m)或25英尺(7.64m),小巷寬16英尺(4.88m),保證讓貨車通過而不危及房屋,因為拓寬道路而受影響的居民會另行補償,這個征補工作持續了進21年;建造新的排水溝,排水溝沿道路兩側修建,而不是道路中心。

圖片26_調整大小.jpg

火災前后的銀行角街道平面

4. 規范市場:對原本在路邊進行售賣的小販,進行集中遷址,在利德霍爾、奧爾德思蓋特街建成寬敞、體面的市場。

到1675年時,除了部分貧民另外尋找住所外,大部分災民都回到了原來的地方。整個倫敦的格局基本不變,雖然還是不同階級混居的城市,相較于之前已經顯得井井有條。整個城市設計更加規范,布局更為合理。

圖片27_調整大小.jpg

火災前后的倫敦平面

鼠疫在18世紀的衰退,根本原因是在16、17和18世紀歷次城市大火后,原有的木屋被石頭房子所代替,室內衛生和個人衛生有所改善,小家畜遠離住宅,從而使跳蚤失去了繁殖的條件。

——《15至18世紀的物質文明、經濟和資本主義》南多·布羅代爾


04

新生

許多學說認為倫敦鼠疫的消失和倫敦大火沒有直接聯系,但不可否認,城市的重新規劃,建筑的統一規范,公共衛生的進步,對人居生存環境的改善有著極大的促進作用

正是因為對城市規劃、人居環境、公共衛生的正確認識和科學設計,在如今的城市中,才能做到以地面為界限,將整個城市分割為地上和地下兩個部分,老鼠和它攜帶的病菌永遠的封鎖在了下水道中。只有偶爾會在野外接觸到鼠類,例如土撥鼠,那些駭人聽聞的細菌和病毒仍然還在它們體內,接觸請小心。

圖片29_調整大小.jpg

尖叫的土撥鼠

沒有系統的科學知識之前,人們只能通過樸素的直覺與不斷的試錯,通過人民的血與淚總結可行的建設經驗。瘟疫在漫長的中世紀不斷沖擊和改變著人類的居住環境,就像南多·布羅代爾所提到的一樣,16、17和18世紀歷次城市大火,并不只是一次倫敦大火重建就消滅了所有鼠疫的生存環境,而是一個聚落、一個鄉村、一個城市、一個國家,一次又一次的重建,一次又一次覆滅,在漫長的時間長河中不斷嘗試,慢慢形成的新的城市形態,消滅了鼠疫的生存環境。反過來說,瘟疫也一次又一次塑造著我們城市的形態。

相較于其他生物被動的接受自然選擇不同,人類可以學習前人之鑒,更加主動地面對自然選擇。特別是在當今社會,有著系統的科學知識,我們知道了鼠疫的發病原理,我們知道了鼠疫的生存環境,我們知道鼠疫的傳播途徑,我們可以更加從容地面對這一切。我們可以在科學的指導下提前用洞悉并在各個領域上來防患于未然。


05


但是當我們回過頭再來審視自己,如今人類已經免除于傳染病的威脅了嗎?并沒有。過往的幾個月,全世界的人們似乎意識到這不是個簡單的問題。其復雜程度早就超越了簡單的病理學或城市規劃學等某些單獨的學科。在與惡魔正面遭遇的時候,我們真的做的比17年前面對SARS的時候更好嗎?

如果不是,那么可以得出一個很簡單的結論,那便是:在醫療和科技早就可以用“今夕不同往日”形容的今天,我們的“另外一部分”卻依然處于極低的水平,甚至倒退。而這樣的缺陷便成為了傳染病肆虐的新途徑,滲透到人類自以為銅墻鐵壁的防護后方大開殺戒。

簡單回顧這幾個月來的種種事實,從最初被認為是導火索的“野味文化”,個人行為的自由主義,集體感和社會感的缺失,到信息傳播的模糊,傳遞過程中信息的變形與權重衰減,社會各種利益集團配合媒介對信息進行的利益性的扭曲和混淆視聽

圖片30_調整大小.jpg

野味文化

圖片31_調整大小.jpg

日本鉆石公主號

圖片32_調整大小.jpg

央視采訪紅十字會

圖片33_調整大小.jpg

雙黃連謠言

再到各地醫療機構的崩潰,資源的緊缺,地方利益之間的爭奪與沖突,最后包括國際層面上的幸災樂禍和隔離自保,到毫無先見之明的大范圍蔓延和升級之間戲劇性的轉變,以及個中暴露出的包括種族歧視地域歧視等荒唐至極的文明倒退現象等等,似乎都闡明了一系列存在于簡單的物質環境建設和科技理性思想之外的“防疫”措施的缺陷。在這里我們似乎重新接過了中世紀教會燒死猶太人的火把。

圖片34_調整大小.jpg

哈利路亞

圖片35_調整大小.jpg

特朗普將新冠稱為中國病毒

更需要問的問題是:倘若這樣的缺陷勢必存在于現代人的社會與自身個體空間之中,那么我們又能在多大程度上預防下一次死神的光臨呢?在不斷充斥著且加速著的流變,混亂與碎片化的世界中,我們在面對下次挑戰的時候是更有信心還是更加無用呢?

我們都知道,重癥患者最終是在以新冠病毒引發的肺炎以及所導致的各種并發癥的綜合下去世的。那么對于已經染病的社會來說,在積極堅守防疫工作的過程中,對于其引發的種種“并發癥”我們也不該熟視無睹。新冠病毒終究會被人類戰勝,但是其他病毒卻依然潛伏在無人知曉的角落。更可怕的是,人類自身的病毒,也正潛伏在由萬千個體組成的“看不見的化糞池”中。


參考文獻:

12_14世紀英國小城鎮興起初探_謝豐齋

從居住角度看英國社會轉型時期私人生活的變遷_王向梅

論14世紀英國的聚落環境與黑死病傳播_李化成

從住房和衛生條件的改善看近代英國的城市治理_任其懌

以史為鑒:瘟疫、城市公共環境與風景園林

1666年倫敦大火之后的城市重建問題研究_劉巖巖

大火焚城與涅槃重生_倫敦1666_省略_1911年的火災及其重建比較研究_孫竹青

倫敦城特大火災及其重建_吳慶洲

從古羅馬軍營到中世紀城堡,堅不可摧之堡的時代變遷(中世紀早期+ 木制城堡篇)

從古羅馬軍營到中世紀城堡,堅不可摧之堡的時代變遷(石質主樓城堡篇)

還有百度與知乎上眾多網友的回答,數量眾多,未能一一列舉



圖片36_調整大小.jpg

公眾號:一只建筑精


3條評論
發瘋的畫
發瘋的畫 2020-04-04 21:17:16 回復 2

感謝作者

藤椒
藤椒 2020-03-28 16:25:29 回復 2

引人深思

白蘇 2020-04-08 00:07:11 回復 0

回復 發瘋的畫: 感謝能喜歡我的文章,能受到認同很開心

白蘇
發瘋的畫 2020-04-04 21:17:16 回復

感謝作者

建筑學院 建筑學院

作者:一只建筑精
任你躁免费精品视频2 校對:建筑學院 柚子

media@archcollege.com
建筑學院來稿須知 關閉
感謝您的關注與支持!我們非常歡迎各類投稿。
幾點簡單的來稿須知,望您耐心讀完。
來稿要求如下:

● 作品類稿件

1、高清項目實景照片/效果圖/模型照片/手繪草圖
2、高清技術圖紙,如:分析圖/主要平立剖/總平面/關鍵節點詳圖
(圖片要求:無水印,格式為JPG,圖片分辨率72,寬度大于1200像素)
3、詳實的設計說明800字左右(word格式)
4、真實準確的基本項目信息
5、如有項目視頻,請提供高清項目視頻
6、貴司的LOGO、官網相關信息。(用于注明文章出處及作者)

● 其他稿件

1、配圖清晰且無水印圖片
2、內容有趣有料,文字流暢通順。
3、作者姓名,若有公號請提供公號名稱及LOGO
我們的編輯將在收到稿件后的3個工作日內審稿并與您取得聯系,如果沒有刊載也會在3個工作日內您答復。
投稿郵箱:[email protected]
如有其他疑問請加QQ:359440856 或微信: jzxy-gtn
建筑學院 建筑學院

建筑學院APP

為建筑師而打造的精品應用

點擊下載
close
社交賬號登錄
close
close
close
歡迎加入【建筑學院】
快去完善你的個人信息吧!
完善資料
等下完善
close